灰原哀

一个女神经病

高架上
看到旁边一个面包车司机
开车的驾驶盘的左手带着一个超大的金戒指
我从窗口看到这个手的一刻
脑子是想着
这个很好辨识
我想到是断手
有着这个戒指好认出来
我是看多少杀戮的电视剧
还是我天生有点反社会人格
我也服了我自己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