灰原哀

一个女神经病

陈旭辉找我谈了很久
陈伟问我谈什么
我也不想多说
第一次不想多说
自己种的果
但是明确的是
发觉自己是孤单了
朋友多么重要
静再好也是有利益关系
发现身边的朋友
大多有利益关系
其实真的
人心是最不稳定的
所以我接受
我接受这一切
过好今天
今天蒋华说吴雯君
像我
我看着87年的姑娘
白白嫩嫩的
仿佛十多年的自己
感叹
我最好的年华
都在努力工作
不知道是要做什么
但我不后悔

评论

热度(1)